滕县东南有一座山,叫狐山,山顶上有一段青石群,从远处看很象一条横卧着的龙。它的四周杂乱无章地立着些大石头,猛一看,就象曲在那里的狐狸。要说,这仍是个动听的故事呢。

在很陈旧的时代,东海滨活动着一只灰白色的狐狸,天长日久,成了精。它想升天成仙,私闯南天门,被天兵逮住,压在了东海滨的一座山下。过了没多久,龙王要扩展海疆,就请二郎神把山搬到了滕县的东南。

那个随山而来的狐狸,在十几里长的葫芦套里久居下来,持续做它的成仙梦。又修炼了不知多少年,不仅能呼风唤雨,还能摇身十八变。它有时变成白面书生,闯入民宅,浪费少女;有时变成美人,捉弄民间的小伙子。它还招来了许多狐狸,结成队,到山下的村里,偷鸡刁羊,蹂躏瓜果。

狐妖干的这一切,都被盘居在山上空兴风布雨的玉龙看在眼里。它想除去狐妖,屡次水淹葫芦套,可那狐妖神通大,淹不了它。

有一年,大旱,庄稼树木都干了叶,地上大部分生物死绝了。滕县上空因为玉龙极力相救,庄稼才牵强活得下去。在葫芦套里,狐妖发挥神通,准时下雨,山林茂盛,野果子压弯了树枝。一些野兽纷繁往葫芦套奔,有些人没有东西吃,饿得撑不住,也冒险去采野果,但多被野兽吃掉了,人们只好等地里的庄稼活命了。

狐妖又勾通蚂蚁精,要吃光地里的庄稼。一时,蚂蚁满天飞,过不了几天,甭说地里的庄稼了,便是连房上的干草也剩不下。玉龙急得没办法,就请东海老龙王降雨灭蚂蚁。老龙王说:“凡水治不了蚂蚁,只要天廷里的仙水能行。想除去狐妖,没有镇妖珠不可,这镇妖珠在天廷的宝库中寄存,有重兵把守,很难弄到手。再说镇妖珠一炸,你本身也保不住。”玉龙下了决计,便是肝脑涂地也要闯天廷、盗宝珠,吸仙水,救大众。

玉龙离别老龙王,驾起云头,直奔天廷。到了天上一看,大吃一惊:宝库外边,兵三层,将三层,个个手持武器;水池四周,水三层,火三层,八面不透风。玉龙见无法下手,只好用了个调虎离山计,放火烧了南天门。趁天上正乱的时分,盗出镇妖珠,又跃进水池吸足仙水,跳上云头,直奔葫芦套。

玉龙把仙水吐向大地,蚂蚁变成粪土纷繁落下。枯黄的庄稼变青了,卷成筒的树叶打开了。玉龙用仙水淹葫芦套,野兽被淹死了。狐妖见了,驾云窜出葫芦套,玉龙紧追不放,一场撕杀在空中打开。

只见一团黑云和一团白云在空中上下翻飞,战了十几个回合,玉龙身上多处受伤,难以支撑了,就使出全身的力气把镇妖珠向狐妖击去。珠子正好打在狐妖的头上,一声巨响,火光四射,狐妖变成碎石向下落去。玉龙也感到身子一沉,失去了感觉,向山顶上落去。

后来,狐妖变成了那些大石头,玉龙也成了一具石龙骑卧在狐山顶上。

推荐阅读